“三瓜公社”探幽 | 《巢湖晨刊》多媒体数字报平台
◎ 第A06版
4下一版
  3 上一篇  
本版新闻
   
 
巢湖晨刊>> 2018年10月15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三瓜公社”探幽

□张传发/文 宋阳东/图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在安徽,在巢湖,有一个三瓜公社。其实,并非类似于“一大二公”年代的“半汤人民公社”,这里的三瓜公社,狭义上讲,或是一个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或是一个电商企业,而广义上讲,倒是一个地名,泛指安徽巢湖经开区半汤街道办事处下辖的汤山行政村,包括汤山徐、韦村、邹庄、大奎、冷泉王、小奎、小洼、新庄、下倪、倪黄、东洼、曹坊等自然村。所谓的“三瓜”,“东瓜村”即东洼村,“西瓜村”即倪黄村,“南瓜村”即大奎村。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2018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安徽省巢湖经济开发区汤山村入选。探幽索胜,三瓜公社所在的汤山行政村,这是一块神奇的地方。

这里是九福之地

此处,既有温泉,也有冷泉,冷暖合流至大闸河,让人们感觉有点儿“烫”,而“汤”者,“烫”也。多年来,人们都知道泡温泉澡、泥疗可以治病,但,汤山的村民更是“视冷泉为宝”,“冷泉王”就是因那汩汩不息的冷泉而得名。远的不说,只说近代,上世纪的1958年和1978年,两度罕见的大旱,当年“汤山大队”举全队之力抗旱救灾。1958年是用龙骨车车水,1978年是用抽水机抽水,起点是冷泉塘,一路筑渠北上,从小刘到大奎,到下倪再到倪黄,抗旱支队,夜以继日,挥汗如雨,那个时候,“泉水贵如油”,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汤山行政村,三面环山,北高南低,农业社会,“干旱”是村民们的心腹之患,所以,新中国成立之后,人民政府在那里修筑了大丰水库,倪黄村还在青龙尖脚下修筑了两座蓄水大坝,以备下游干旱年份农田灌溉。那个时候,每逢冬季农闲,村民们天大的任务就是“修塘”,全靠锹挖肩挑,不像现在的“大力士”推土机轰隆轰隆,水塘挖得且深且大且多,也因此,如今的三瓜公社越发有灵气。

这是一片红色的土地

汤山行政村西北角的青龙尖经常云遮雾绕,与之相对应的山头上有“操兵堂”,不过,当年,那里到底驻有多少曹操的大军,今已无从查封。但,今年8月31日,《合肥晚报·巢湖晨刊》刊出“历史的回顾”——《激战驴子山》,战斗发生在如今郁金香高地东侧的驴子山,1941年夏日,3名中国军人与数倍于己的“日本鬼子+黑头鬼子”血战一天,毙伤日伪军近20名。谈起这一仗,一些健在的老人至今仍历历在目。此间,邓福华、倪进水是坊间公认的两位“老八路”,陈先道、倪进道、倪进兵、吕家舟、王启顺、徐英和、孙其道、李昌生、倪进长等等,他们都是抗美援朝战场上的勇士,其中,徐英坤烈士(《巢湖市志》有记载)的尸骨还埋在朝鲜,也包括“对越自卫反击战”,汤山人“不缺席”;尤其是黄寿发烈士,他的英名将永载史册(《巢湖市志》有记载)——那是1982年春的一天,时任淮南市副市长的方茂初(巢县庙岗人)正在半汤的安徽省干部疗养院疗养,他通过当地政府找来黄寿发烈士的胞弟黄寿平叙旧,当时,笔者有幸陪同前往。在省干疗的高干小楼里,方老紧握黄寿平的双手老泪纵横……黄寿发,1922年1月9日生于新庄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母起早贪黑地劳作而省吃俭用,供其读上几年私塾。由于受革命思想影响,化名“王受长”投身革命,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任新四军二师六旅二营事务员,随后任连长。他在巢北一带与方茂初并肩战斗,成为亲密战友。1944年夏,黄寿发在花集大苏村从事抗日活动被歹匪告密,惨遭杀害,新中国成立后,烈士的灵柩移至老家驴子山上。

这里是长寿的高地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据统计,截至2013年底,全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20243万人,占总人口的14.9%,巢湖市60周岁及以上人口16.24万人,占总人口的18.24%,巢湖乃“长寿之乡”。三瓜公社所在的汤山行政村,村里有良田美池桑竹,加之清泉青山,截至2018年9月30日,汤山有80岁及以上老人50位,他们大多耳不聋,眼不花,生活自理,有的还能从事一些简单的果蔬劳作。2014年9月,巢湖市老龄工作委员会编辑出版《巢湖市百岁寿星画册》,介绍了全市79位“百岁寿星”(当年健在的有48位),其中两位就在邹庄。一位是孙家荣老汉,生于1914年10月9日,卒于2016年10月,享年102岁(他老伴是95岁去世的),种田、放牛、砍草,老汉一生热爱劳动,1949年5月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当了20多年的生产队长。他们老两口生有三女一男,晚年一直与儿媳们生活在一起,他们家被评为“五好家庭”,其儿媳妇张明英,曾被市里有关方面表彰为“好媳妇”。

另一位是夏月义老太太,她老人家生于1913年3月17日,今年已是105岁高寿。1936年,自无为县夏村嫁至巢县邹庄,丈夫曾是离休干部。无论是农活还是针线活,也曾劳作不辍,老太太一生粗茶淡饭,为人和善。她生有一子四女,子孙分布在武汉、天津、巢湖、含山等地,从事教育、医疗等工作,大家庭40多人,五世其昌。平均起来,巢湖市大体上1万多人才有一位“百岁寿星”,可2000人不到的汤山行政村竟有两位“百岁寿星”,说其是“长寿之乡的长寿高地”,应该不算夸张吧。

这里有一个充满梦想的传说。

千百年来,汤山脚下,大家有一个梦想,口口相传。这个传说,有两个版本,一说“金犁金耙,藏于汤山大洼,一旦拥有,买动天下”,也说“金犁金耙,藏于汤山大洼,有朝一日,显山露水,名扬天下”。这个传说,有两大看点: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劳动工具犁和耙,这种“文学创作”,有着浓厚的“农耕色彩”,此乃其一;其二,这种“文学创作”,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忆往昔,过去的汤山之麓,真可谓穷乡僻壤。这里,最值得回忆的是“砍山草,卖山草”。每逢仲秋,家家户户,男男女女,披星戴月,一大早来到数公里之外的荒草山冈,一个个埋头挥镰砍草,中午时分,吃的是干饭就咸菜,喝的是山涧泉水,夕阳西下,荒草一担一担地挑回村,这一“砍”便是十天半月;而到了冬春时节,或去巢城,或翻山去夏阁镇,人力肩挑,一两百斤的荒草,拖拖打打,成交之后,换购一些油盐酱醋,腰酸肩痛,在所不辞。而如今,对于当地的“00后”,“砍山草”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料想不到,如今的三瓜公社,春天是郁金香的海洋,秋天是百合花的世界,阳光灿烂,游人如织,荒草岗变成了大花园,“天翻地覆慨而慷”。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