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道亲切 保护传承是关键 | 《合肥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平台
◎ 第A06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本版新闻
   
 
合肥日报>> 2015年3月30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文化大讲堂”漫话合肥民俗——
地道亲切 保护传承是关键
夏冬波 本报记者 方偲

    3月27日,中国民俗学会理事、安徽省民俗学会副会长王贤友做客“合肥文化大讲堂”,与台下听众漫话合肥民俗。他说:“合肥民俗是世代先民在生产和生活中创造出来的人类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准确把握民俗的文化内涵,使民俗能科学地走进现代生活,这也是民俗在新时代焕发生机的条件和基础。”

    民俗的本质是地域文化

    了解合肥民俗,首先要了解什么是民俗。一开场,王贤友便道明“民俗”内涵:“‘观风俗,知得失’,民俗是在一定土壤上、社会背景下产生的‘约定俗成’的文化,具有‘自发而成,自觉遵守,自然传承’的特点,实质是地域文化。”

    对时下民俗文化渐渐被淡化的抱怨,在王贤友看来,其实折射的是一种文化焦虑,是转型时期的文化纠结。“我们可以把民俗的变异放在当下社会的转型背景中:中国从农耕文明到了工业文明,社会基础变了、文化生态变了,承载民俗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随之也在变化,是可以理解的。”

    当很多农耕时代的民俗不再适应新的社会形态和生产生活时,新的民俗文化就会产生。“央视春晚,已成为全国人民除夕夜不可或缺的文化大餐;以前走家串户或打电话式的拜年,也由短信、微博拜年取代;一度沉寂的庙会又像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王贤友一一举例。

    王贤友认为,民俗的保护是第一步,关键是弘扬,传承。“当前,国家对文化的重视,加上人们文化的自觉,为传统文化包括民俗的复活打下了社会基础。”

    合肥风俗产生于远古时期

    “合肥风俗源远流长,产生于远古时期。早在旧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就在江淮这块土地上过着群居生活,并在群居活动中出现了相互的约束和行为标准,开始形成共同遵守的原始习俗,这是合肥地区产生最早的一种社会行为规范。”

    合肥风俗虽然成型时间早,但王贤友坦言,关于合肥风俗的研究成果却不多。他分析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在合肥人的心中风俗不是一门学科,研究者可数;二是研究合肥风俗的资料太少,且分散。”他提出:“只有认真加以挖掘、整理合肥民俗,才能为其他学科的研究提供丰富的新资料。”

    在王贤友看来,江淮地区的合肥风俗在历史演变过程中,具有显著的水乡城镇的区域特色。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以下诸方面因素造成的:“优越的地理环境是产生合肥风俗特色的先决条件;富庶的社会是形成合肥风俗特色的物质原因;西方经济的渗透和文化的传播,不同程度地影响了近代合肥风俗。”

    养生民俗折射出处世哲学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养生民俗是合肥地域文化中的奇葩,折射出合肥人追求人与自然和谐的处世哲学……”在讲座中,王贤友还重点说到了合肥的养生民俗。

    比如,时常挂在合肥人嘴边的话:“青菜豆腐保平安”等。对于晚间不宜多饮茶,尤忌过浓的茶及隔夜茶,合肥也俗语称“隔夜茶,毒如蛇”。

    除了饮食养生,合肥还有服饰民俗,王贤友举例说:“小男孩百日或周岁时,家中长辈要为他向亲友邻居化募百家碎布片,给小孩拼凑制成一件五颜六色的百衲衣。”

    市民郑连生是位退休教师,也是“文化大讲堂”的“老朋友”,几乎场场都来。他告诉记者,他是地道的合肥人,听王贤友老师说合肥民俗既感到十分亲切,也长了不少知识。市民李静则认为:“合肥人应当传承优秀的民俗,让我们的下一代了解合肥的地域文化。”

    ·夏冬波 本报记者 方偲·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