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A01版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本版新闻
   
 
合肥日报>> 2017年7月25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往日的默默无闻到新晋国家科学中心城市,从“铁路盲肠”到即将成形的米字形高铁枢纽,从“离发达地区最近的欠发达省会”到长三角城市群“副中心城市”——
合肥,何肥?

    在省会城市中,合肥历来是平静的,却是不甘平淡的;一直是低调的,却是不失格调的;是“小字辈”的,却是胸怀“大梦想”的。

    过去十年间,这个中部省会城市成为全国省会排行榜上最大的“搅局者”——经济总量先后赶超太原、南昌、昆明、石家庄、长春、福州、哈尔滨和西安,从中下游跃入“十强”。

    昔日小城今渐“肥”。近十年来,合肥经济总量增长3.7倍,财政收入增长4.2倍,本外币存款额增长4.9倍。合肥速度,引人瞩目。

    从往日的默默无闻到新晋国家科学中心城市,从“铁路盲肠”到即将成形的米字形高铁枢纽,从“离发达地区最近的欠发达省会”到长三角城市群“副中心城市”,合肥的“存在感”日益隆起。

    合肥,何肥?是什么力量,让这个家底薄弱、长期“不紧不慢”的中部城市陡然加速、跨越赶超?

    合肥,何肥?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合肥速度”有何隐忧、如何更“肥”?

    逼出来的“工业立市”缝合科技、产业两张皮让创新落地

    从2007年到2016年,合肥的经济总量从1334亿元增至6274亿元,年均增长16.7%——近十年来,合肥的经济崛起堪称“现象”。

    翻阅这个城市的“经济账单”,工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实体经济)是其最大增长引擎,二者合计贡献了经济增量的85%以上。

    “强劲增长的工业,是合肥‘黄金十年’的第一动力。”合肥市统计局相关负责人说,合肥服务业的发展,离不开工业这个最大支撑。

    工业曾长期是合肥的“短板”。在全国省会城市中,合肥工业基础薄弱,建国之初市区只有几家小工厂和一些手工作坊。建国后虽从上海等地迁来一批工厂,但并无国家级大工业项目在此布局。

    比之工业,合肥科教资源则相对丰富,尤其是1970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南迁落户,中科院合肥分院等一批国家级科研机构随之而来,与合肥工业大学、安徽大学等高校一起,让合肥拥有了较强的科教力量。

    一个以科教见长的城市,为何在新世纪之初改换路径,发力主攻看上去不那么“时髦”的工业?

    “合肥以前走的是科教路线,但由于科教高、工业低,二者难以对接,形成了典型的科技、产业‘两张皮’。”安徽省政府参事程必定说,科研成果难以本地转化,要么束之高阁,要么远走他乡。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合肥曾研制出全国第一台微型计算机、全球第一台VCD等创新产品,但由于缺乏工业化能力和产业配套,都未转化成拉动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生产力。

    万燕VCD是最知名的案例。这一在合肥研制出全球第一台VCD影碟机的品牌,只能眼睁睁看着广东、江苏等地引进技术形成巨大产业,自己却在市场浪潮中湮灭无声。

    形势逼人,智者谋变。2004年,合肥申请成为全国首个科技创新型试点市;2005年,确立“工业立市”主战略。

    合肥时任领导认为,工业化是不可逾越的发展阶段,合肥固然有一定的科教资源优势,但缺少产业发展支撑,科技资源也不会自动转化为产业优势。

    政策向工业倾斜、资源向工业汇集……合肥确立汽车、家电、电子信息等8大支柱产业,推出加快新型工业化发展系列政策,全员招商引进工业项目。

    与此同时,合肥深化科技体制改革,鼓励企业与科研院所进行知识流动和技术转移,着力经营智能语音、新能源等4大新兴产业集群。

    路走对了,就不怕遥远。经过十年努力,合肥产值亿元以上的工业企业从102户猛增至1189户,形成汽车、家电、装备等4个千亿元级产业,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年产值从1488亿元跨越至万亿元级别。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