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B02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合肥晚报>> 2011年7月27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神秘的湖底古城
□梁国瑞

    ○水下狮城三维复原图

    ○根据古城原貌复建的海瑞祠

    千岛湖盛名闻名中外,许多游客在陶醉于这片湖光山色时或许并不知晓,千岛湖的碧波之下还隐藏着两座千年古城。消失了半个多世纪的古城能否重见天日,依然是个未解之谜……

    1

    千年古城

    沉入湖底

    胡长胜熟练地操控着手中的舵,快艇在雾气弥漫的千岛湖上全速前进。从淳安县城的阳光码头启程,直到千岛湖西南部的茅头尖水域,耗时约40分钟。“古城就在这下面。”快艇靠岸,胡长胜指了指眼前的湖水。这片湖水早已经闻名中外,而湖底那两座千年古城却鲜为外界提及。1959年,因兴建新安江水电站,始于汉唐年间的“狮城”、“贺城”一夜间被淹没在这片碧波之下。

    76岁的余年春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一幕:24岁那年,他眼睁睁地看着祖辈生息繁衍的古城,一夜间沉入水底。余年春的家在淳安古城(贺城)东门横街雷家巷2号,方方正正的青石板,从西城楼下一块一块铺过他家门口,一直延伸到东城楼。老城的幸福生活让他永难忘记:城里无处不在的马头粉墙、青灰小瓦、雕花窗棂,香甜的缎子糖、爽口的苞芦果,还有江边沙地上鲜嫩的白菜。

    1959年,为了建造当时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新安江水电站,浙江省原淳安县、遂安县两县合并为现在的淳安县,29万人从此离乡移居,狮城、贺城两座延续千年的古城,连同27个乡镇、1000多座村庄、30万亩良田和数千间民房,悄然沉入了碧波万顷的千岛湖底。

    淳安古城又称贺城,始建于公元208年。古钱币状精雕细琢的“商”字形门廊下成片的徽式大宅,昭示着这个新安江畔徽商商路枢纽的繁华富庶。古往今来,许多文人硕儒都曾到过这里,名篇佳作群集,人文古迹遍地。遂安的历史比淳安晚一些。据载,遂安县城为唐武德4年(公元621年)迁至今遂安地界,因背依五狮山,故又称狮城。狮城水陆交通便利,乃浙西重镇,洪秀全之弟洪仁玕曾率太平军驻军北门。狮城城内多名胜古迹,有明清时期古塔、牌坊及岳庙、城隍庙、忠烈桥、五狮书院等古建筑,还有历代古墓葬。

    在不少文物保护专家看来,当年的这场“水淹淳安城”显得颇为仓促。按理,建造水库前都要“清库”,推平建筑,清除垃圾,文物搬迁保护。而当年从古城搬出的老人回忆,“狮城距离大坝很远,城里人没想到水这么快就到了,根本来不及搬。”因此,古老狮城被普遍认为基本保存完整。

    2

    五次下水

    探古城

    仇峰的老家在狮城小西门附近,父亲经常向他提起“城墙如何气派,城里有多少大牌坊,水淹之后还保存完好”。2001年,北京龙缘海洋潜水俱乐部在千岛湖温馨岛投资开发潜水项目。时任县旅游局规划科科长的仇峰前去洽谈,想给千岛湖增加水上观光项目,“突然想起了父亲说过的古城,我们就委托他们的潜水员下水找找看”。

    第一次下水探摸古城,是2001年9月18日。仇峰从县地名办找来老地图,几名潜水员带上装备,乘2艘快艇向着茅头尖水域驶去。“运气很好,一下去就摸到了城墙,还捡起一块砖头”。这是一块城墙砖,上面清楚地刻着“民国二十三年”、“县长张宝琛”等字样。兴奋的仇峰迅速写了情况汇报,发现水下古城的消息被层层往上传递。在县领导的重视下,更多的水下探摸行动迅速展开。作为旅游局规划科科长,仇峰见证了每一次水下探摸,“前后共有5次”。

    参与探摸的北京龙缘海洋潜水俱乐部千岛湖分公司潜水班经理刘进勇曾赞叹:“潜水七八年,千岛湖下面的这座古城是最美丽的!每次游进那座古城,看见那些做工精美的雕梁画栋和用条石筑成的厚实古老城墙,仿佛走进了古装戏里。”在古狮城里,潜水员们发现,城内部分民房木梁、楼梯、砖墙依然耸立,并未腐烂,有的大宅院围墙完好无损,房内仍是雕梁画栋……

    2005年,当地有关部门再次发现,千岛湖水底除了有狮城和贺城两座千年古城,还有威坪、港口、茶园这3个大型古集镇,目前保存也较完好,它们与两座水下古城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水下古建筑群。事实上,早在潜水队员下水考察的10年之前,24岁时曾目睹“水淹古城”一幕的余年春就已经将目光锁定在这两座水下古城,他要把古城的原貌画出来。

    穷尽13年的光阴,余年春终于将两座古城完整地在地图上重现出来,不少回乡寻根的人都来找他,看地图聊以慰藉。2009年5月11日,回乡寻根的作家龙应台找到了余年春,在地图上找到了“应芳苟”这个名字,其旁注有小字“冬英”,这正是龙应台母亲的名字。离开时,龙应台特地题了一篇字送给余年春:“母亲应冬英1949年仓皇离开古城淳安,从此不曾回乡,儿时常听她说新安江江水清澈,家乡上直街人情淳美,难以忘怀……余年春先生十余年之间手绘淳安古图,情深义重……遗憾母亲不得同行。余先生所绘实为浙江文化之宝藏。”

    水下千年古城保存完好的消息,让淳安人兴奋了起来。当地政府开始盘算,如何进一步开发利用,让千岛湖在灵山秀水之外,增加一份厚重浓郁的历史人文气息。各种方案渐次提出,但可行者寥寥。

    3

    悬浮的

    “阿基米德桥”

    似乎“无路可通”,此时,一项高难度的尝试,使古城水下观光重现曙光:建一座“阿基米德桥”。阿基米德桥的学名是“水中悬浮隧道”,它一般由浮在水中一定深度的管状结构(该结构的空间很大,足以适应道路和轨道交通的要求)、锚固在水下基础的锚缆杆装置(该装置可防止隧道过大的位移)及与两岸相连的构筑物组成。与隧道不同,阿基米德桥借助浮力浮于水中;与一般的桥也不同,对于浮力大于重力的阿基米德桥,它和水底的连接方式与桥相反,用缆索或其他方式固定于水底和两岸,以防浮出水面;桥顶距水面保持20米以上的距离以便通行大吨位船只。

    2002年年底,中科院院长路甬祥在千岛湖考察时了解到千岛湖发现水下古城。次年7月,淳安县相关领导赴北京与中科院专家会晤,在路甬祥的牵线下,中科院力学研究所与淳安县提出了建造阿基米德桥的设想,双方签订了合作意向书。目前,该项目由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与意大利那波里大学、米兰理工大学和阿基米德桥公司合作的“中意阿基米德桥联合实验室”进行技术攻关。2010年10月,首届国际阿基米德桥学术研讨会在千岛湖召开,中外科研人员济济一堂,对千岛湖阿基米德桥原型桥的工程设计和建设方案进行了深入讨论。

    千岛湖风景旅游管理局局长方阳说:“目前,阿基米德桥在实验室制造的模拟桥的试验已经通过,接下来,就是要按照一定比例到与千岛湖相同的水环境里试验,然后才能到千岛湖实践。”“(阿基米德桥)如果真能建成,不会破坏水下的古城,游客也可以进入悬浮在水中的隧道参观古城。”然而,阿基米德桥的建设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目前世界上有7个国家(挪威、意大利、日本、中国、瑞士、巴西、美国)在研究。如果千岛湖的阿基米德桥建造成功,将成为世界上第一座真正建成的阿基米德桥。

    今年1月7日,浙江省政府下发“浙政发【2011】2号”文件,公布第六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其中“狮城水下古城”正式被收入其中,“年代”一栏注明为“明、清”。这座古城的历史、文化价值到底有多高?目前技术条件下,该开发还是该保护?我们走访了淳安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曾任县文物保护所所长的方明华。

    方明华介绍说,文物保护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利用其价值,不管是教育作用、经济作用还是历史文化研究作用,最终都是为了利用。当然,利用的前提是保护。对于狮城水下古城,方明华称其个人的态度是目前技术条件下,不动就是最好的保护,想要开发利用为时尚早。他举了个例子:当时水下探摸时打捞上来2根木质的“牛腿”(梁架屋檐上的配件),“刚出水的时候都好好的,大家还摆弄过一番,但过了一段时间,水分蒸发完以后马上就缩进去干掉了。”方明华认为,目前国内还没有成熟的技术,把长期浸泡于水中的文物在离水环境下妥善保存好。而根据以往的经验,木质的建筑浸泡于水中,隔绝了空气,往往能保存较长时间。倒是古城内的墙体颇令方明华担心:“以前的墙体,砖头和砖头之间都是用稀泥拌上石灰等材料粘连的,这些材料在水中浸泡久了会化掉,墙体根本就不牢固,如果有大的水流冲击,很容易垮塌。”方明华称,在目前的情况下,管理部门应该把水下古城区域圈起来,标注界限,“区域内严禁行船、捕鱼、挖沙,以免对水下的古城造成影响。”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