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A16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合肥晚报>> 2011年8月1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同一条路咋冒出了四个名字?
合肥路名规划编制专家谈规范市区道路命名
□芦文玉 本报记者 吴奇/文

    连日来,南京市关于斥巨资更换路牌的消息引起公众热议。近日,不少市民向本报反映,随着合肥城市的日益扩大,新建道路的日益增多,路名及路牌错乱的现象也时有发生,给正常的出行和日常生活带来的困扰。记者就此情况,对合肥市路名规划编制工作的权威人士张维端(合肥市督查组原副组长、退休后现为合肥市地名规划编制办公室成员)进行了专访。

    短短一条路上错了4处 

    最近,一些市民来电抱怨道:“家门口的路名安排怎么一点规范都没有,和以前公布的名称不太一样,这是为什么?”“怎么路牌名字改来改去,我都不知道这条路到底叫什么了!”

    “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也经常收到有人反映这方面的情况。”作为对合肥市路名规划编制十分熟悉的专家,张维端表示从2009年开始就发现了这一现象,当初认为可能是个别错误,然而最近一两年,随着城市新建道路的大量增加,这一错乱现象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

    根据市民的反映,记者来到祁门东路,看到一个路牌上写着规划支路、美圣路、嘉峪关路等路名。记者观察到美圣路的路牌上有修改的痕迹,张维端说:“在我们命名的道路中根本就没有美圣路,我们给他们指出来之后,他们还偏要改回错误的美圣路!”

    张维端介绍,该地区命名属黄山市命名区,如歙县路、黔县路、呈坎路、西递路、宏村路、牯牛降路等都是以黄山地名或旅游景点名称而命名,所有这些路都主要分布在这一区域。

    在张维端看来,祁门东路在建成通车后,就发现短短一条路上竟然错了4处路牌,和路名规划不相符,错误率接近50%。

    这些路名错误五花八门 

    据了解,合肥市近两年来新建了1200多条路,这些路的命名本来应该按照系统完整的规划来,但是,许多道路施工方并不按照已有规划命名,而是不经核实不负责任地随意命名。

    张维端介绍说,他在这几年所发现的路名错乱总共有以下几种情况:第一种是重名,比如政务文化新区的“龙泉路”与肥东店埠的龙泉路重复,瑶海区“振兴路”与蜀山产业园的振兴路重名;第二是违反规划,国家对城市道路命名规定不准使用序号名称,但在我市长江西路高架上仍出现“经三路”等名称;三是,随意性很大,出现“规划路”“水系桥”等名称;四是擅自改字。明明是齐云山路却挂了“齐云路”牌;五是不按规划用名,使用不知来自何处的名称,如“森景路”“泉阳路”“飞虎路”等;六是一路多名,北城区出现一条路两端各竖一块名称不同的路牌;七是路牌竖错位置,比如把“清溪东路”起点路牌终点竖到了寿春路起点上。

    让市民费解的是,造成这些错误都是竖牌时没有按照市政府公告的路名去做,究竟是有关部门的疏忽,还是建牌部门“没注意”政府文件而自行其是所致?

    给道路命名过程挺复杂 

    “合肥新一轮的地名规划工作已经开展了好几年。”张维端介绍说,2006年,国家有关部门下文要求各大中城市要用五年的时间完成地名规划。当年合肥市就以合政办秘(2006)80号文件作了具体布置,成立了合肥市地名规划编制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抽调了专门工作人员,组建专家组,并制定了《地名规划总纲》。

    这次路名规划延续1953年合肥市首次命名的基本原则,即按全省地名命名,且与实际地理方位对应;保证小街巷的巷名不变,保护好城市的历史遗产;适当命名具有现实意义的路名,以增强其时代色彩;滨湖新区作为例外,以全国地名命名。为采集地名词汇,组织人员先后奔赴全省16个市开展采词工作,历时两年,将这些词汇认真选编到路网上去。由于需要命名的道路多达1200多条,而单从掌握全省地名资料来看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此次路名主要还选用了全省各地的名山大川、风光景点、著名历史人物以及有一定知名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称来命名;同时按照好听、好记、好找的要求,依据与实际地理方位对应的既定原则,将全市新建道路以全省十六市为准,划分十六个命名区,以及“纵山横水”规律,依次给道路命名,这样形成了一幅皖文化路名图,将合肥市的路名提高到了路名文化的高度。

    在规划草案完成后有关部门又经过反复征求意见,对重名、重音和不规范的路名进行了全面修正。召开专家论证会,对草案进行再修改;此外通过报纸、网络媒体向全体市民公示、公开征求修改意见。最后将已成熟的方案报请合肥市委、市政府研究、审查、批准、执行。

    据统计,从2006年开展至今,合肥市政府已经发文公告执行四批路名修改方案,目前尚有西南组团和其他部分区域的支路,正等待市政府审查批准后进行公告。

    路名错了会影响到民生 

    张维端分析认为,目前的路名错误主要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来源于2005年前大建设开始前,有关单位未按照政府规定“统一规划”的原则自行引起的;二是来源于在大建设开始后,施工单位把规划部门以前未定的讨论稿随便拿来使用。

    “大家都知道,道路名一旦弄错许多问题便接踵而来。”张维端对路名错乱的现象表现出担忧,这其中牵涉到市民的通讯地址、户口登记、营业执照、商品广告等等一系列的情况。一旦路名弄错,所有的这些就都错了,今后很可能会给周边的老百姓带来不小的麻烦。

    张维端表示:“错误的路名一定要及时改过来,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而是关系到民生的一个重要问题,不把路名当做一回事,随意乱设迟早是要误事的。”

    家住明珠广场附近的曹先生就认为,现在很多道路是刚刚建成的,由于道路周边的区域尚未完全发展好,路名有误对居民的影响显露出来需要过程。如果有误就应该及时改正,不然以后恐怕会造成更大的影响。

    核对路名其实并不是难事 

    张维端告诉记者:“我们将问题反映给了有关部门,但一些错误的路名,并没有予以修改。”

    “迟改不如早改,改得越迟难度越大。”张维端提醒道,为了不给未来的市民留下麻烦,有关部门还需主动认识到重要性,下决心更改错误的地名。举手之劳的事就能还大家一个规范、准确有文化底蕴的道路名称,又何乐而不为呢?

    “其实只要在建设前认真下些功夫,完全可以避免路名错乱的现象出现。”张维端建议,工程建筑管理部门在设牌前对图纸上标的路名、桥名、广场名、公园名等不能盲目使用,要看设计部门有没有地名办的批文,如没有就要由建设单位到民政部门的地名办履行审批手续。审批手续其实很简单,核对一下,盖个公章就行了,结果却是能给广大市民的生活带来更好的保障。

    ■延伸阅读

    南京规范路名花费1亿?

    近日,有媒体称,南京今年起利用3年时间,对全市路牌逐步规范统一,平均一块路牌花费3000元左右。南京市共有道路7265条,共需规范设置路牌30792块,如全部更换需近一亿人民币,这一新闻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和热议。为此,南京市有关部门指出,关于1亿元的说法是一个误读,路名牌规范设置是一个有步骤分阶段的系统工作,不可能一步到位,目前还无法做出预算。

    那么合肥的路牌出现错乱后应该怎么更改?成本是否也会很高呢?专家认为合肥老路的路名基本上没有问题,只是在新建道路中有一小部分出现了路名错乱,总体占比很小,因此修改起来比较方便成本也很低。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