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A12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合肥晚报>> 2013年11月30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明代徽州民居之瑰宝
让人叫绝的“三保险”锁古宅主人是程敏政?
□本报记者 王峰/文 虞俊杰/摄

    ○程敏政

    ○程氏三宅

    古徽州的建筑雕刻以砖雕、石雕和木雕闻名,曾有人说,位于屯溪区的三幢程氏古民居,就是集这三种雕刻精华为一体的典型性建筑。虽然距今已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但依然完好如初,花板、护栏、莲花柱堪称皖南建筑之瑰宝。当地俗话说“屯溪走一走,必到三宅楼”,到底是否真如传说中的那样,第五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程氏三宅”将为我们揭开答案。

    令人窒息的雕刻技艺

    程氏三宅,位于黄山市屯溪区柏树街东里巷的三幢建于明代的徽州民居,距今有400-600年的历史。这三座2001年被列为全国文保单位的古民居,均属于封闭式砖木结构二层楼房,分前后两进,其屋面盖有蝴蝶瓦,四周墙体封护,东西马头山墙此起彼伏,呈三级封护至屋脊顶,前后檐墙砌凹形,高低落差在一米左右,是集天井采光、通风、排水为一体的独立建筑。

    这三处古宅为徽州民居代表性建筑,按照门牌号分为六号、七号和二十八号,户主均姓程,人们习惯称为“程氏三宅”。六号年代最早,为元末明初的建筑,七号与二十八号为明代中期,且二十八号为明清建筑风格相结合。

    我们看到,三宅地堂内的井檐之花板、楼梯之栏杆、莲花柱之斜撑,以及棂窗、大梁等木雕、彩画,门楼上富有变化的石刻、砖雕艺术,均为皖南民居的经典代表之作,实属罕见。其建筑的高雅、秀美、庄重等特色,更是彰显徽州古朴灿烂之文化和徽商的雄厚资本,这也引起了国内外专家的关注。古代建筑家傅熹年称之为“明代民居之瑰宝。”特别是三宅中六号宅楼,在维修期间发现并收集到了清顺治年间裕亲王承泽太宗第五子为程氏后裔、内翰纳庵翁夫妻双寿所题的“齐眉”堂匾一块。仔细看来,这块牌匾白底黑字,上面刻有朱印和闲章,同时,又在尺壁收藏到明清残缺水墨画以及山水、人物、花鸟等套色板画,此外,还发现明末清初各种图案墙贴纸等上十件。

    据介绍,七号屋主人曾经做当铺生意,木雕保存得非常完整,六层雕刻,从窗户往下数,果然六层。如此精美的雕刻,在古徽州视为罕见。特别屋檐下灵芝如意球,雕刻精美成图,让人叹为观止,“你们可能不知道,这是用一块木头雕刻而成。”工作人员说。二十八号屋是官商宅第,门罩独特,工匠用白石凿成四柱,“门楼上石雕‘凤戏牡丹图’和‘双狮抢绣球’,为徽州石雕的代表。”工作人员指着说。

    让人叫绝的“三保险”锁

    程氏三宅,除了保存完整屈指可数外,其屋内功能先进的设施也让人叹为观止。

    在正堂屋后,一般是家人纳凉的地方,工作人员为我们指出了一个奇特的石洞,据其介绍,这就是当地人夏季纳凉,用来调节温度的“土空调”。这块石板下有一条地下河流经此处,屋主人即在其上开了一个洞,平时盖上,在纳凉时即打开这个盖,被地下水“冷却”的徐徐凉风从“空调”洞中溢出,让屋主人顿时消去了夏季炎热感,而在寒冷的冬天,将此洞盖上即可。古徽州人的聪明才智在此得以彰显。

    “这还不算什么高级发明,给你们看看明代的三保险锁。”对于记者的感慨,工作人员指着古宅东边的一处侧门。难道这小小的侧门上还有什么玄机?

    侧门上我们发现这把锁看起来很简单,可以被仿制,但关键在于装置的先进。工作人员当即为记者演示了这个门栓:先将钥匙插入钥匙槽,稍微转动一下即卡入槽内固定,然后将旁边的铁板,即“保险”放下来,正好盖住钥匙槽内的钥匙,这么做,可以防止小偷锯断屋内用于反锁的门插销。这么三道程序下来,起到了三保险的作用,虽然这把锁看起来笨笨蠢蠢、其貌不扬,但是充分利用钥匙锁芯和锁孔的原理,让人叫绝。

    在二十八号古宅,记者发现其中的装修风格、建筑特色前后屋不太一致:一进堂屋前的明堂与二进堂屋前的明堂,一为深沟明堂,一为水池明堂。这是为什么呢?“这户宅院因历史原因,分别于明代与清代期间两次修建,前厅为明代建筑风格,而后厅为清代风格。所以不一样。”工作台人员说,明代的明堂,没有过多修饰,简单到如一条小沟样式;而清代则重视在明堂上的装饰,既可防火,又达到了美观的效果。

    古宅主人是程敏政?

    如此精美的雕刻艺术,如此先进的功能设施。这些古宅的主人到底是谁呢?有人说程氏三宅为明代成化年间礼部右侍郎程敏政所建。

    程敏政是谁,估计不少人不知道,但另一个人大家应该熟悉——唐伯虎(唐寅)。说到程敏政,就不得不提大才子唐伯虎,两人的渊源却与明朝谜案之一的“会试泄题案”有关。

    30岁那年,带着家人的期望,唐伯虎赴京赶考。在路上,他遇上了江阴巨富之子徐泾。他仰慕唐伯虎的才气已久。而当年的主考官正是礼部右侍郎程敏政。徐泾贿赂了程敏政的书童,得到了试题,随即也告诉了好友唐伯虎。于是在当年的考试中,有一道难题只有徐泾和唐伯虎答了上来。

    在一次聚会的酒后,唐伯虎也曾骄傲的自诩:今年的会元舍我其谁?有好事之人将这事上告皇帝,皇帝大怒后,将主考官程敏正以及徐泾、唐伯虎皆压入狱中。多次会审,却没有结果。皇帝只好“平反”。三人才得以出狱。但禁止徐泾和唐伯虎此生再进考场。

    有人后来就据此说,因为受“会试泄题案”的影响,程敏政从此前途黯淡,回到乡中建此宅院,安享晚年。“这种说法是没有根据的,的确,这三座古宅的主人都姓程,但具体是哪些人,因为宗谱的失传,现在都不能确定。”工作人员解释说。

    说“国保”,赢幸运

    “国保”,一个城市的文化密码;“国保”,背后有着太多的故事……自本刊推出鹤鸣酒窖《寻“保”记·探访我省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系列报道》后,不少读者纷纷通过微博、邮件等方式为我们讲述自己和“国保”的故事。您还知道哪些“国保”单位?您的心中是否有着一个“国保”情结?欢迎广大读者评述“国保”,讲述您和“国保”的故事。我们每期将从中抽取若干幸运读者,赠送由鹤鸣酒窖提供的价值148元的西班牙原装葡萄酒及50元现金券。

    参与方式:微博@合肥晚报发现周刊或者发邮件至ctycty11@163.com,说出你的声音。

    上期中奖的幸运读者是:@南山敏夫、@宁波迪生飞扬、程玉德、刘桂英。

    请以上读者持有效证件至合肥市水阳江路中国科大南区对面鹤鸣酒窖领取奖品。领奖咨询电话:63637989。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