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少年班”元老如今依然钟情教育 | 《合肥晚报》多媒体数字报平台
◎ 第A10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下一篇 4  
本版新闻
   
 
合肥晚报>> 2015年8月22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创办“少年班”元老如今依然钟情教育
他用少年才子的成长经验将自己的儿子送进了科大“少年班”
□实习生 孙波 本报记者 陶虎

    退休前,他在中国科技大学校长办公室当秘书,当1978年创办“少年班”时,他直接参与了少年班的创建过程;1993年,他被国务院授予“为发展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专家”荣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作为教授、博士生导师,他曾任中国科技大学信息管理系常务副主任、中国科技大学校学术委员会委员、重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重庆市情报学学科带头人。

    退休后,他被中国科技大学出版社聘请担任编审。虽然编审的工作很忙,但是到了双休日,他会应邀到全国各地作家庭教育专题讲座,足迹遍布北京、哈尔滨、深圳、兰州、宁波、广州、厦门……

    但无论是退休前,还是退休后,今年70岁的司有和,40多年来,都在本职工作之余,一直关注超常教育,长期跟踪研究“少年班”大学生的成长实践,提出“早期诱发”的家庭教育模式,并将这一模式成功地应用于自己的家庭,他也因此于1994年获得国家教委、全国妇联颁发的“全国家庭教育工作园丁奖”和“全国家庭教育先进个人”的称号。

    然而,拥有“全国家庭教育工作先进个人”美名的司有和,在合肥却鲜有人知。好在现在,司有和终于找到了“墙内开花墙内香”的感觉。因为前不久,他开始在我市翠庭园小学、爱麦吉科学营做教育讲座了。本月27日,他将受合肥琥珀小学邀请,去给老师们讲一堂师德课,说说他这辈子是怎样当老师的。

    1 农民家庭崇尚读书

    司有和1945年出生于我省含山县林头镇。父亲是地道的农民,起初在林头镇上小饭馆里做工,后来当上了经理。母亲是小饭馆里的会计,卖点心、饭菜的牌子。“父母小时候只是读过《三字经》、《百家姓》一类的书,没有上过正规的学校。但是他们很聪明,过目不忘。我记得,小时候,爸爸教我读《百家姓》。当我遇到不认识的字时就去问爸爸,对于那个字,爸爸也不会读,于是他就从头开始背,一直背到那个字,再告诉我那个字怎样读。”司有和幽默地回忆着自己所受的早期教育:“而妈妈,经常教我读古诗。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对于家庭经济的困难,司有和也历历在目:“我兄妹四人,再加上爸爸、妈妈和外婆,全家7个人,爸爸妈妈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只有54元。所以,我上中学六年,除了毕业那年的暑假,五个暑假我都留在学校种菜,挣20多元钱,这样,可以交学费、伙食费。”

    2 考上科大荣耀全县

    由于爸爸妈妈一心想让他们上学,所以他们兄妹都很认真读书。大概是小学三年级时,司有和的一篇作文《我的家乡》写得很好,他把家乡的夜晚写得很美,老师把他的作文题目改为《画夜》,在全班朗读,被当做范文。在含山中学,他当了六年班长,同时负责班级板报的策划、撰稿、设计、板书;1964年,他成为全县第一个考上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在含山中学的校史上留下了他的名字。

    “你看,这是含山县出版的名人录。”司有和翻开了近年出版的《含山文化丛书·名人卷》,指着目录上自己的条目:“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研究资深学者司有和”。

    3 弃工从文创立学科

    在中国科技大学,司有和原本学的是近代力学系的航空发动机专业,当了五年班长。1969年,他毕业留校,却做了校长办公室的秘书。

    对于弃工从文,司有和这样解释:“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观察了解过,大学毕业后能够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充其量也只有20%。我觉得,在大学里,主要是学会学习的方法和研究问题的方法,方法学会了,干哪一行都不怕。”

    是的。当了8年秘书的司有和,转行从事教学工作。扎实的科学知识基础,八年秘书的写作能力,他决定教授科普创作课。备课中,他发现了美国大学有科技写作课,于是他就发扬科大的校风——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没花国家一分钱,第一个在国内大学开设科技写作课,出版了我国第一本科技写作教材,举办了第一个科技写作教师培训班,成立了全国科技写作研究会,从此,全国有300多所理工科大学都开设了科技写作课。所以,在百度百科中的“司有和”词条,称他是中国科技写作学的奠基者、创始人。

    4 六成家庭教育有方

    1978年3月,中国科技大学创建了少年班,作为参与者,40多年来,司有和一直跟踪着科大少年班大学生的成长实践。

    他发现,在入学的少年班学生中,有60%的学生来自中小学老师和医务工作者的家庭。

    司有和分析,这些家庭的社会地位较低,都有一个提高自己家庭社会地位的强烈愿望,但是这些家庭的爸爸妈妈们已经年龄大了,于是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再加上这些父母是师范专业毕业的,懂得教育学、心理学知识,因此孩子一出生就受到良好的早期教育,各项心理素质等非智力因素都在早期得到比较好的训练,具备了一系列良好的个性心理品质。

    比如:广泛浓厚的兴趣品质、专一强烈的注意品质、高度的自觉性品质、随遇而安的情绪调控品质、锲而不舍的意志品质等等。

    正是这些非智力因素促进了他们的智力发展。所以他们考进了少年班。

    5 四成学生可以诱发

    司有和接着分析,另外那40%的学生,则来自普通工人农民家庭,有的学生父母不识字,是文盲。也就说,这些孩子的早期教育并不好。在他们考进少年班之前,也确实有过学习不好、分数不高、成绩下滑,甚至调皮打架的经历。可是,他们后来为什么一个一个考上少年班了呢?

    在深入观察和调查研究后,司有和发现:这些孩子,或者是在小学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好的物理老师;或者在初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好的数学老师;或者有一个关心他的舅舅、姑姑或叔叔……对他进行引导,诱发出少年大学生具备的各种优秀的心理素质等非智力因素,从而也获得快速发展。

    “这就是说,对于一个智力中等的孩子,如果我们有办法能够让他也具备少年大学生的那些优秀的个性心理品质,那么他也应该能够获得比较快的发展。我把这个理念叫做家庭教育的‘早期诱发模式’。”司有和这样总结道。

    后来,司有和把这个理论用来教育自己的孩子,获得成功,儿子司卫东于1986年考上科大少年班,现在在美国布鲁海汶国家实验室任研究员。

    6 著书立说形成理论

    早在1982年,司有和就出版了《少年大学生的奥秘》一书,被评为“1984年全国红领巾读书读报奖章活动”用书。

    此后的20年里,随着对早期诱发、超常教育理论的不断完善,司有和相继出版了《少年班通讯》、《培养超常儿童有学问》、《杰出中学生的14种能力》、《早期诱发——帮你迅速提高孩子学习成绩》、《带孩子决胜后半场》和《INIF超常教育法》等著作。1994年,他的论文《早期诱发:成功指导家庭教育的一种模式》被中华全国家庭教育学会评为全国家庭教育理论研讨会优秀论文奖,并获国家教委、全国妇联联合颁发“全国家庭教育工作园丁奖”和“全国家庭教育工作先进个人”的称号。

    7 退而不休足迹遍全国

    2010年6月,司有和退休。

    闲不住的司有和,仍旧孜孜不倦地驰骋在教育舞台上。他精力充沛,一方面,在中国科技大学出版社担任编审,负责书稿的终审工作,一方面,还在中国科技大学科技传播系给本科生教授《科技写作》课程,给专业硕士生教授《科学传播》的课程。他主编的《企业信息管理学》教材,目前已是第三版第十五次印刷了。现在科学出版社再次找到他,要他修订出版第四版。虽已不再教这门课了,但他非常乐意地接受了修订再版的任务。

    已然古稀的司有和除了“本职”工作,仍然不忘他的业余工作:家庭教育。在全国各地宣讲他的家庭教育理念和早期诱发模式,足迹遍及全国。在宣讲中,耐心地给家长们答疑解惑。

    厦门电视台还专门为他拍摄了名为《孩子不笨,为啥成绩不好》等四集电视专题片。全国许多电视台、包括合肥的电视台都转播过。

    在视频网站,更可免费下载。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