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A05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合肥晚报>> 2017年12月6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安徽人文沃土上成长起来的教育思想家
“教育家何炳章先生从教50年及其教育思想研讨会”辑录(三)

    他是一位“视学为命”的人

    □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 石中英 

    近代以来,安徽的文化和教育事业比较发达,诞生了桐城学派,出现了陈独秀、胡适、陶行知、孙家鼐、朱光潜等一批在文化教育上有卓越建树的人物。就教育而言,半个多世纪以来,陶行知教育思想对安徽和中国教育现代化产生长期和广泛的影响。正是在安徽深厚人文沃土上,何炳章先生成长为教育家和教育思想家。

    何炳章先生基于半个世纪的教育实践经验,以合肥实验学校为试验田,开展了长达三十年的实验,且行且思,知行合一,构建了具有鲜明安徽特色、丰富实践价值并反映时代教育改革基本趋势的以“何氏教育十九论”为标志的教育理论和实践体系。“自育自学”理论是何先生教育思想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他本人也是践行“自育自学”理论的典范和榜样。

    他从事过一线教育教学和学校管理工作,也当过合肥市教育局的领导,还担任省教育学会和省陶研会的负责人。虽然长期在一线工作,但何炳章先生并没有沉溺在经验主义和事务主义之中。相反,他非常重视教育观念变革在教育实践中的作用。他明确提出,比起人、财、物而言,教育观念对教育实践的影响更加深远。他说“教育界最可怕的东西正是观念的陈腐和教育方法的落后。陈腐的教育观念不消除,正确的教育理念不确立,即便经费比较宽裕、队伍数量充足、设备相当精良,还是办不好真正的教育的。”

    基于这种认识,何炳章先生在教育实践、管理和思考中,非常重视观念的学习、研究和凝练。他是一位“视学为命”的人,把学习看成是“人的第二生命”。他提出,“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如果不能视学为命,不仅影响自身价值的实现、人生境界的攀登,而且影响下一代的培养,影响民族的未来。”正是秉持这种精神,他在借鉴中国传统儒家、苏霍姆林斯基、陶行知等教育教学思想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独到的“自育自学”教育理论体系。这个理论体系的核心观点是:“在学校教育的情境下,所谓教育,就是教学生学会自育;所谓教学,就是教学生会自学。” 这是何炳章先生的教育本质论,也是何炳章先生的教育价值观。 “自育自学”既是教育的本质,也是检验真假教育、好坏教育的标准。这些思想与陶行知、苏霍姆林斯基等人的教育教学思想一脉相承、彼此呼应。

    何炳章先生的“自育自学”理论有一个从萌芽到发展到成熟的过程。从何炳章先生发表和出版的文献来看,我个人认为这个过程大概经历了一个从“方法论”到“本质论”再到“价值论”的三个阶段。    

    最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中期,何炳章先生在实践中发现校长管得辛苦、教师教得辛苦、学生学得也辛苦的现象,致力于如何摆脱这个现象,于是便提出了“校校有干头,师师有教头,生生有学头”的主张。这个时期,是“自育自学”理论的萌芽期,也是从方法论上认识和理解“自育自学”的时期,希望通过“自育自学”,改进课堂教学的方式方法,提高课堂教学的效率,从而解决上面所说的“校长管得辛苦、教师教得辛苦、学生学得辛苦”的问题。

    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期,随着合肥实验学校实验的深入,何炳章先生对自育自学的认识就不限于课堂教学的方法论,而是进一步上升到了教育教学的本质论,认为“教学,教学,就是教学生自学;教育,教育,就是教学生自育。”“真正的教育是使学生成功进行自我教育的教育”“真正的教育是教学相长、师生合作的教育。”既然“自育自学”已经从改进课堂教学的方法上升为有关教育教学本质的认识,那么“自育自学”的理念就成为实验学校整体教育教学改革的指导性理念,贯穿到教育教学的全过程。

    在提出“本质论”的同时,何炳章先生开始了对“自育自学”价值的沉思。应当说,早期的一些价值沉思还带有工具性质,主要是认识到“自育自学”对于学生学习以及个人成才方面的作用,后来则明确提出:“会自育会自学,既是一个人安身立命之本,又是一个人发展竞争之本。会自育会自学,既是人生有所作为的必备本领,又是人生无尽追求的崇高境界。这种对“自育自学”价值的认识,已经远远超出一般性的功利性考虑,具有丰富的人文意义。

    如果认为何炳章先生的“自育自学”理论只是为了造就自主独立的个体、只关注个体的可持续发展,那就比较片面了。事实上,何炳章先生所建构的“自育自学”理论不仅关注个体的健康成长,而且更加关注合格公民的形成和新型社会关系的建设,有一种社会历史的大视野。他在分析“自育自学”与公民教育的关系时说,“‘复合型公民’也好,‘国家主人’也好,无一不依赖公民自育自学意识、能力的增强和提高。”也正是由这种价值视野,杨东平先生认为,何炳章的“自育自学”教育与实验“具有全人性、平民性、公民教育性的鲜明特点。”杨东平先生的这一评价是非常中肯的。“自育自学”理论是一位有着50年教龄的老一辈教育工作者对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和为谁培养人的艰辛探索和清晰回答。

    何炳章先生的教育理论和实验,凸显了他的教育自信。作为长期在教育实践一线工作的管理者,在丰富的教育经验的基础上构建自己的教育理论,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也是许多优秀的教师、校长和局长们望而却步的事情。何炳章先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教育理论的构建,不是学院派学者的专利,也并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工作。实践是理论的源泉,也是发展理论的根本动力和评价理论的根本标准。一个教育实践工作者,只要不忘初心,始终满怀着教育的热忱,本着对儿童、对社会、对国家民族高度负责的精神,勤于学习,善于总结,勇于自我超越,就能够形成独特的教育理论。何炳章先生就是当代中国教育界埋头苦干、勇于变革的人,就是有教育自信、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的人。

    砥砺前行智仁勇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 张东娇

    我虽然年过半百,悉心准备,也难以很好总结何炳章先生50年的教育智慧。我想以“砥砺前行智仁勇”为题,谈三点。

    第一个是仁——何先生50年的教育是仁爱。因为仁者可以用宽容来解决他所遇到的值得忧虑的问题。有部电视剧叫《爱你没商量》,何先生就是爱教育没商量。具体体现,就是学政合一。50年来,从校长到局长,从中学到大学,从学校到行政,多重角色,始终如一,迷恋教育。我发现陶行知、杜威包括何老,他们的思想是一脉贯通的。中国有句话叫格配其位,德配其权,完全适用于何先生。

    第二个是智——何先生50年来智者无惑。50年的教育坚守靠智慧。因为智者无惑,他可以用自己的智慧来解决遇到的问题。这一点上何先生做得很彻底。老子在《道德经》上说,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其华。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何先生。

    第三个是勇——50年来敢于反潮流。何先生做教育有骨气,勇立潮头,敢反潮流。敢反潮流的一个显著的标志是大胆实验。先生30年前就创立了合肥实验学校,走“自育自学”之路,用九年时间完成12年的教学任务,轻负高质。如今扩展到150余所学校,12万名师生加入了实验行列,具有广泛社会和实践影响力,谈何容易!

    何炳章教育理论和实践可以媲美苏霍姆林斯基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 马健生

    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在现场向何炳章先生表达我的敬意,我要直接表达三层意思:向勇于改革、勤于学习、肯于实干、善于总结的何炳章先生致敬,向何炳章先生创造的富有本土气息,具有理论新意的“教育十九论”致敬,向何炳章先生卓有成效的教育实践致敬!

    很多人都提到何先生是一位陶行知式的教育家,我想到另外一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何先生有丰富的教育实践,有自己系统的教育理论,完全可以和苏霍姆林斯基相媲美。

    我觉得何老的教学生会自育,教学生会会自学,是对陶先生理论的发展,是他成就教育的突出的原理之一。我们研究教育理论的都知道,过分强调教确实有弊病,但是过分强调学难道就没有弊病了吗?因此,在教和学之间需要平衡,在我们强调学的过程中指导老师会教,会教学生自学,会教学生自育,在目前这样一个时代,在这样一个新概念不断出现的时代更具有独特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何炳章先生是我们教研人员的导师

    □合肥市蜀山区教体局教研员  特级教师 苏家云

    教育研究只有扎根才能前行。何先生可以说是扎根于课堂,扎根于学生,扎根于学校。作为一个教研员,我经常看到何先生深入一线课堂进行有的放矢指导,甚至给老师们上示范课,带动了一大批青年教师参与到“自育自学”实验中来,使我们的实验队伍不断壮大。

    何先生之所以能够形成系统独特的教育思想,形成独特的“自育自学”理论,得力于是先生在深入实践的基础上,坚持读书与思考并重。何先生每一篇文章都有自己的见解,我想这也是扎根实践、深入思考的结果。《从教育原点出发》等著作,用我们一线老师的话来说,是“非常有用”的“工具书”。

    我经常听到一些校长说何先生教会我们如何当一个好校长。作为一个教研员,何先生也教会了我如何做一名好的教研员,堪称我们教研人员的导师。在《何选》第二卷中,有一篇文章是《我观教研室及其教研员》,简直可以看作是指导教研室和教研员工作的经典,一直是指引我做好教研工作的指南。

    何炳章教育思想

    影响了合肥几代教育人

    □庐阳区教体局副局长 周宗华

    何炳章先生的教育思想,影响了我们合肥几代教育人。先生的“中观指导”论是非常重要的思想理论,对基层教育局长、中小学校长都具有非常现实的指导作用。“自育自学”论同样是何先生独到的教育思想,在全省乃至全国很多学校得到了很好的实验和推广。

    我们庐阳区每年都隆重举办一次陶行知研究会,先生应邀都要发表重要的指导意见,对庐阳教育人影响很大,满满的正能量。我与何先生接触很少,但是一次次聆听先生的报告,一次次见证先生的精彩点评,一遍遍拜读先生部分论著,使我对先生无比的敬仰。

    一是敬仰何先生对教育的热爱和教育理论的执着研究。二是敬仰何先生的博学善思,笔耕不辍。三是敬仰何先生的敢于创新,敢探新路的勇气。四是敬仰何先生的“实践第一”精神。

    “中观指导”思想

    在肥东影响深远

    □肥东县教体局副局长 吴友邦

    作为何炳章先生的家乡人,我们为他在教育理论和实践上取得的卓越成就感到骄傲、自豪。

    肥东作为合肥的一个郊县,遵循了何炳章先生的教育思想,特别是“中观指导”思想在肥东的影响深远。我县作为一个120万人的大县,教育发展不均衡。何先生在“中观指导”论中提出教师校本发展的“五个一”和衡量学校以教学为中心的“八个一”工程,为我县有效促进城乡教师专业成长和规范管理教师队伍,提供了一个科学具体、针对性很强的方案。

    一是“中观指导”论符合农村学校的实际,适用不同学校。 二是可操作性强。三是符合规律。我县每学年对学校管理工作进行一次评估,每学年对校长的绩效考察一次,把是否贯彻“五个一”和“八个一”作为考核上主要指标,就这样,我县一直坚持到现在。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