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春”那些事儿 | 《合肥晚报》多媒体数字报平台
◎ 第A15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合肥晚报>> 2018年11月1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打春”那些事儿
李成

  “打春”这一风俗据说来自宫廷,立春这天,皇宫里张灯结彩,以示庆贺,也预示着人间焕然一新。而一打春,“土膏欲动雨频催,万草千花一晌开。”人间又是一番新气象,多好。

  一

  在我的家乡,“立春”一般不说“立春”,而说“打春”。“今年哪天打春?”“马上要打春了。”“打春以后再说吧”……平常我总能听到这样的对话,当然基本上是在立春前后,尤其是话题涉及农事的时候。

  我的母亲在冬末春初也常把这个词挂在嘴边上。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打春”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潜意识觉得这个词好。为什么好呢?因为它响亮。它仿佛是铜锣一响,一场大戏拉开了帷幕;它仿佛是春雷阵阵,宣布一个碧绿的、生机勃勃的春天即将降临整个大地。

  事实上也是这么回事。“打春”这个词意味着春天来得不同凡响,来得有声有色。它透着威武,又透着喜庆;它宣示春天的来临是如此不容置疑,如此彻底。所以当母亲告诉我,“打春”就是“立春”,我反而觉得,“立春”两字根本没有“打春”那么出色,那样有力,甚至让人感到震撼。

  也许正是“打春”二字给了我很深的印象,我感觉自己从小像那泥土里的小花小草,也像那出巢的小鸟一样,满心欢喜着春天的来临。长大后,我也喜欢读把春天写得有声有色的诗。如于坚的《春天咏叹调》,一开始就带来一声“巨响”:春天,你踢开我的窗子/一个跟头翻进我房间/你满身的阳光,鸟的羽毛和水/还有叶子/你撞翻了我那只穿着黑旗袍的花瓶……春天就是这么声威十足,“冲”劲十足,这么有生气,甚至这么“莽撞”,然而却是这么喜人。另外,还有墨西哥诗人帕斯的《眼前的春天》,描述的景象也是那么令人“神往”:我触到的一切都在飞翔/白昼睁开眼,进入/提前到来的春天/鸟儿充满人间……这多好啊,“一切都在飞翔”,“鸟儿充满人间”。不由让人觉得自己也是一只鸟儿,拍翅飞向春天的云空,飞往春野,飞在春天的河流上……

  冬天,山寒水瘦,草木枯槁凋零,大地死气沉沉,当然需要一声春雷似的把一切“打”醒!为了这一天,或许人们已经憋闷许久、期盼许久。

  二

  再后来,我读了一些有关中国民俗的文字,知道“打春”的来历其实是有具体的所指,那就是“鞭打春牛”。而“春牛”是什么呢?就是泥塑的牛,鞭打它,是迎春的意思,鞭打春牛,意味着要开始春耕生产了。而春耕生产对于以农立国的(古代)中国有多么重要,自是不言而喻。

  这一风俗据说来自宫廷。立春这天,皇宫里张灯结彩,以示庆贺,也预示着人间焕然一新。而节庆的高潮是皇帝执鞭将立在宫门口的泥塑春牛打碎。这在史书上早有记载:“周公始制立春土牛。”《京都风俗志》也有记录:宫前“东设芒神,西设春牛”。行礼如仪,散场之后,“众役打焚,故谓之打春”。哦,“打春”原来是这么来的。但我倒觉得这个词的含义是比我以前所感受的要“缩小”了一些,可我也很喜欢。我把这个词的来历认作是我所理解的含义的“根”。有了“根”就不愁“开花散叶”啦。

  一打春,“土膏欲动雨频催,万草千花一晌开。”人间又是一番新气象,多好。人,特别是农人们就忙碌起来了,他们把过年期间那些杂耍的、吃的(当然是零食)收起来了,把节庆穿的新衣裳、好衣裳脱下,换上劳动时穿的旧衣、布衣,把斗笠、雨衣(蓑衣)找出来,把犁耙、锄头、羊叉、铁锹、箩筐也捡出来,整理整理,擦洗擦洗,为一场浩大的春耕生产做好了准备;牛栏里的牛当然也格外受到重视,给它们加的饲料也精细多了。这一切都预示着一场大戏真的就要开锣上演了。

  三

  每当打春,我的母亲也要做些准备。她是一个女人家,虽不必像老农把劳动工具准备得比较齐全,但总要捡出几样,修一修,试一试,放在一边,另外,她还要把各种蔬菜的种子——不知她平日收藏在哪里,变戏法似的找出来,分门别类放到纸里瓶里包好装好,甚至一边包装,一边念念有词,哪个在前,哪个在后,都做好了标记。我知道,我们家的那一小块菜地,不久也就将冒出青葱的嫩芽和枝叶一片,很快就花红叶绿,五彩缤纷。

  不知为什么,早些年,在打春那天,母亲还要为我们烙几张荞麦饼吃。那饼是绿色的,有时还缠绕上几丝韭菜,点缀着几粒葱白,吃起来,略有点苦,却又香,稍一回味,却更是甜!这真好吃,我想,这或许还真的跟春天的滋味颇相符合哩。也是长大以后,我才知道,这也是一种古老风俗的延续。唐宋以后,立春之日有食春饼与生菜的习惯。东汉崔寔《四民月令》:“立春日食生菜……取迎新之意。”春饼、生菜以盘承之,即名“春盘”。杜甫《立春》:“春日春盘细生菜,忽忆两京梅发时。”《宋史·礼志》:“立春赐春盘。”春盘里的“内容”当然因时而异,因人而异,但韭菜、葱、萝卜之类的总少不了的,这些吃上去脆生生的,新鲜可口,所以又有“咬春”一说。原来,中国民间是这么有生气,我吃荞麦饼,也算是赶上了民间“打春”风俗的一个小尾巴吧!

  “打春”“打春”,就这么一打,春天的门打开了,一年时光,一年日子的大门就这么打开了,它将我们放入一个广阔的“新”天地。

  □李成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