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B05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江淮晨报>> 2011年1月7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流言的催化物:钓鱼与证伪

    我们通常相信,一切虚假说法都应该是可证伪的,作为时代反思者,我们有义务去怀疑眼前的信息。而钓鱼本质上是一种欺骗战术,指的是为他人提供伪造证据,通常这样的证据会留下明显破绽,有怀疑精神的智者一定会发现它并付之一笑,只有愚蠢又易激动的人才会上钩(正如我们前面说过的“盆景猫”)。有人说这是一种“智力测试题”,也有人说这是道德低下的表现。但实际上,钓鱼行为的善恶,并不影响我们讨论它的实用价值。

    □穆好古

    “三亿五千万金卢布”钓鱼始末

    最初只是娱乐

    在著名历史发明家张戎那本有名的故事集《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里,引用了一张制作拙劣的假收据,屡屡被某些别有用心以及不明真相的群众引用。

    在与军史爱好者的一次群聊中,谈及此事,群友纷纷大批“水平太差了!如果我们来做,一定比他做得更像”,于是我便动了念头,用从网上找到的毛体字字库,用画笔、扫描仪、打印机,制作出了一张所谓“三亿五千万金卢布收据”的假图。

    作这张假图时,我是抱着娱乐心态,所以标明了“花粉研究所制,真相党专用”的LOGO,内容方面也故意留下许多破绽:日期用了四个一模一样的“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用字库字;李德是苏军情报局派往远东的人员,和共产国际没丝毫关系。

    最关键的是,当时金卢布是直接与黄金挂钩,用于国际支付的硬通货,三亿五千万金卢布相当于270吨黄金,接近5亿美元。须知,当时中央苏区年财政支出还不到400万美元,意味着这笔钱可以支付当时中央苏区100年的行政开支。同时,这笔钱相当于4艘大和号,或一万架当时最好的波音式战斗机,或50万挺ZB-26机枪,或国民政府4年财政总收入——有网友戏称:中共当年真有这么多钱,直接把国民政府买下来好了,何必搞革命?

    真相击败流言

    尽管我认为这个东西做得实在不像样,但别有用心分子的战斗力之强,不明真相群众的酱油心理之重,远远超出了我的想像,让我们来看看这张图引发的“血案”吧。

    我将这张图贴在自己论坛,几天后就被人改头换面,删去“花粉研究所制,真相党专用”的LOGO,加上“境外敌对势力资助毛三亿五千万金卢布对抗政府”这个反动标题,在天涯、凯迪、猫扑等影响较大的论坛大肆传播,而且经常出现在污蔑性帖子里,这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这个称呼是有深层次原因的。幸好大部分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很快,有人提出了关于收据的若干条问题,并找出了我的原帖,以真相击败流言,所以此图泛滥一时之后,也就慢慢沉寂了。

    6个月以后,连我自己都已经快忘了这回事,但故事还没有完。

    差点惹了官司

    某党史专业研究生C同学,在她的毕业论文《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的援助》中,竟将这张假图作为主要证据使用。由于C同学的导师出差,所以论文由校长审读,看到这个“证据”后,校长给了十六字批语:“学术不端,道德低下,素质堪忧,立场不正。”

    本来像这种事,最多也就毕业论文不过关,打回重写而已。但出于对真相的信仰,这位C同学表现出惊人的毅力,不断找校长理论,认为自己是惨被潜规则的受害者,被邪恶的校长蓄意打压,并且扬言要去国家图书馆和俄罗斯查资料找证据,青天白日,朗朗乾坤,难道就没有老娘说理的地方吗?可惜,该党校某工作人员是我们论坛会员,于是就在校长室里,当众把我发在论坛的原帖找了出来,据称此位女研究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被开除以后,她一直扬言要将我告上法庭。当然,我并没有收到期待中的传票。

    “威廉皇帝与磨坊主”证伪始末

    故事:

    威廉一世攻城略地,声名显赫,为了犒劳这位战功卓著的国王,皇家在柏林西郊的波茨坦为他建造了“无忧宫”——桑苏西宫。1866年10月13日,凯旋的威廉一世风光无限地登上了这座行宫,他很快发现对面山坡上有一座破旧的风车磨坊,于是命令拆掉它。然而令国王意外的是,领命而去的人哭丧着脸回来报告:那是一家私人磨坊,磨坊主声称这是他家祖传财产,出多少钱他也不卖!岂有此理,于是威廉一世再次下令:“强行拆除!”顷刻间磨坊被夷为平地。可磨坊主也不是好惹的,第二天,一纸诉状递到了普鲁士最高法院——被告就是国王威廉一世!开庭当天,法院作出判决:判令国王威廉一世重建一座同样的磨坊,并赔偿由此给原告造成的一切损失。判决作出,国王不得不乖乖地一一履行了。

    事实:

    这座磨坊至今仍屹立在无忧宫旁边,但历史事实却与这个故事相差十万八千里,根据当地史料,该磨坊建于1736年,1787年重建,也就是磨坊兴建并运营后约50年。为什么重建?因为当时的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二世喜欢那个磨坊,把它看作是无忧宫的装饰——也就是说,事实完全和这个故事相反。

    这个故事文本是一个名为Johann Peter Hebel的德国人写于1800年前后,主角是弗里德里希二世,故事写成后50余年无人问津,辗转流传到法国,成为巴黎某些文人攻击政府的材料。到了帝国统一的威廉一世时代,为了弘扬“德国精神”,这个故事居然从法国“出口转内销”又传回德国,正中威廉一世下怀,有关磨坊就此被命名为“历史磨坊”,这个故事也再一次广为传播。

    评论:

    早在上世纪初,也就是这个故事扬名四十年后,就传入中国,不断被人用来作为某些观点的例证,早期多是强调法律意义,如将此文首先翻译成中文的杨昌济,如冯玉祥(此公曾将这个故事写在屏风上,送给蒋介石)。到了今天,这个故事可以说“深入人心”,出现在中学语文辅助读物、大学法制史教材甚至被博士生论文引用。就像一开始我们在论述“发明历史”与“钓鱼”时所说的“市场来自于受众的心理期待”,这篇文章在中国流传的一百年间,从大清到民国,再到共和国,给了太多人以心理满足。而德国的那个“历史磨坊”,则成为后人嘲笑威廉一世“制造历史”的证据,供游客观赏。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