瞒着家人 儿科女医生捐造血干细胞 | 《江淮晨报》多媒体数字报平台
◎ 第A07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江淮晨报>> 2015年6月9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瞒着家人 儿科女医生捐造血干细胞
本周五,另一名合肥姑娘也将为外地患者带去生的希望

    病房内,项李娥正在捐献造血干细胞。

    省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儿科医生项李娥躺在病床上,精神饱满,和身旁的闺蜜不时说笑。两只手臂上的输血管提醒着她,这一次,自己的身份是“捐助者”。

    昨天上午,项李娥献出自己的造血干细胞,为武汉的一名白血病患者送上了自己的期望。她也成为合肥第30例、安徽第74例、全国第4948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

    本周五,另一名合肥姑娘姜静静也将躺在病床上,为上海的一名白血病患者输送生命的希望。

    项李娥 瞒着父母跨省救人

    2010年,正在省中医药大学读书的项李娥在校内完成了一次献血。

    “你愿意加入中华骨髓库志愿者吗?只要多抽血8毫升。”医护人员问她。

    “为什么不呢,抽吧。”项李娥用另一只手填了张自愿申请表,留下电话,就这么成了志愿者。

    “你的造血干细胞和一名患者的初配成功,你还愿意捐献吗?”去年年底,中华骨髓库安徽分库的来电让项李娥有些紧张。

    “我自己学医,对捐献造血干细胞有些了解,但是工作人员这么一问,脑袋有点懵。”项李娥称,接到电话后,她翻书、开电脑,确认捐献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后,给对方回了电话,“安排手术时间吧”。

    “高配成功。”今年4月,这个消息让1986年出生的项李娥陷入一次深思。

    “我在想要不要告诉父母,我的家教很传统,这应该是件大事儿。”项李娥纠结于是否要给家人一份交代。

    “想想算了,他们对造血干细胞完全不懂,既怕他们瞎担心,也怕他们不答应。”6月3日,项李娥住进省立医院血液科,4日接受动员剂注射。在连续4日接受动员剂注射后,昨天上午,开始造血干细胞采集手术。

    采集手术进行了4个多小时,昨天下午,200多毫升的造血干细胞已从项李娥的体内被分离出来,随即将被送往武汉。

    在那里,一名福建籍的29岁白血病患者正在期盼以此延续生命。

    姜静静  捐献是给自己的结婚礼物

    当记者准备离开病房时,一位姑娘推门而入。

    她叫姜静静,1989年出生,就职于省送变电卫生所。本周五,她将捐出自己的造血干细胞给一位身在上海的患者。

    “我来提前感受一下。”姜静静说,她在学生时代养成了献血的习惯。2011年,姜静静加入了造血干细胞志愿者的行列。

    “登记完后,天天盼着接电话,想着选我啊,选我啊。”姜静静称,去年中华骨髓库打来电话,告知在上海找到了一位初配成功的患者。

    “那天,兴奋极了,恨不得告诉所有人,包括我的父母。因为我盼着能在结婚前完成这次捐献,算是给自己的礼物。”姜静静今年十月结婚,这份礼物来的恰到好处。

    捐献现状  志愿者人数偏低

    捐助是为了救命。时至今日,造血干细胞移植(即骨髓移植)依旧是人类攻克白血病及其他多种血液病症的有效手段。

    据省立医院血液科一名工作人员介绍,人类白细胞抗原的相合几率在亲兄妹之间超过25%,非亲缘人群甚至百万分之一,但如今的独生子女家庭越来越多,在兄弟姐妹中找到配型的概率几乎为零,因此,依托非亲缘关系建立的骨髓库成了大多数患者的“救命稻草”。只是,我国登记在册的骨髓捐献志愿者数量远低于患者数量。

    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了解到,成立于2004年5月的中华骨髓库安徽分库已在合肥、芜湖、马鞍山和淮南等12个市设立了工作站。

    “目前全省的入库资料已经超过35000份。”据中华骨髓库安徽分库工作人员汪贵芳介绍,项李蛾是我省完成捐献的第74例捐助者,全国第4948例。

    根据公开报道,截至今年一月,中华骨髓库库容刚刚超过200万人。而我国白血病患者数量已经超过410万人。

    汪贵芳称,据统计,国内每万人中只有13人报名加入骨髓库,美国是300多人,日本是200多人。

    捐献自愿  手术前有多次反悔权

    最让骨髓库工作人员失落的名词就是捐助“反悔率”。

    中华骨髓库安徽分库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100位入库志愿者,只有83人表示一旦配型成功会捐献造血干细胞。

    “很多捐助者在高配完成后,突然反悔了,这会让等待捐献的患者很失望,甚至痛苦。”尽管没有透露“反悔率”,但是汪贵芳称,阻力主要来自于捐献者的家长。

    “如果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家长知道后就跟我们说,不行,千万不能做。他还没结婚,影响以后生小孩可怎么办。如果是结过婚的青年志愿者,长辈又会说,不能做,他都有小孩了,万一身体垮了,谁照顾孩子。”汪贵芳称,为此,骨髓库在志愿者准备捐献前,会对其多次确认。

    “从入库,到配型,再到手术前,至少会给捐助者三次反悔的机会。配型前,还会用一两个月来确认捐助者是否为‘一时冲动’。”汪贵芳称。

    ■他山之石

    杭州:捐献者可终身

    免交临床用血费

    本月6日,杭州市政府办公厅出台新规,以吸引更多人加入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

    杭州规定,今后造血干细胞捐献者本人可终身免交临床用血费用,其配偶、父母和子女在800毫升用血量范围内终身免交临床用血费用,并给予慰问金。凡在本市行政区域范围内,由红十字会和卫生医疗系统参与完成人体器官(角膜、遗体)捐献的捐献者,对其家庭进行人道慰问:人体器官捐献者家庭,每户给予慰问金2万元;角膜或遗体捐献者家庭,每户给予慰问金1万元。

    中华骨髓库安徽分库汪贵芳称,目前,我省并无相仿政策。

    “主要还是经济水平有差异,目前我省造血干细胞捐赠者更多的是精神鼓励。”汪贵芳称,只是在造血干细胞捐献者本人及其配偶、父母和子女在临床用血时可以适当优先供血,但此项政策,普通献血证持有者也能享受。

    晨报记者 佟人冬/文 李福凯/摄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