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与道德的罪与罚 | 《江淮晨报》多媒体数字报平台
◎ 第A04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下一篇 4  
本版新闻
   
 
江淮晨报>> 2016年10月23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爱情与道德的罪与罚
文/窅娘

    《邪恶之路》

    (意)格拉齐娅·黛莱达 著 

    张睿君 译

    安徽文艺出版社

    人生渐老,生活也渐以品味为重,读书亦如是。暑期友人送我一套 “诺贝尔文学奖经典书系”,里面不乏初读时略显枯涩的书,却也能耐下性子慢慢品味,比如意大利女作家格拉齐娅·黛莱达的《邪恶之路》。

    《邪恶之路》是黛莱达1896年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1926年,黛莱达凭借这部小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第二位获此殊荣的女性作家。很多读者大概跟我一样,是通过《邪恶之路》认识了格拉齐娅·黛莱达,知道了地球上有个小岛叫“撒丁岛”,撒丁岛上有个与世隔绝的小镇努奥罗城,也领略了撒丁岛独特的风土人情和乡村生活。

    撒丁岛是黛莱达的故乡,同时也是她走向文学彼岸的起点和动力。黛莱达早期的文学创作中,贫穷落后、与世隔绝的撒丁岛总是以贯穿全书的大背景形式,被黛莱达饱含深情的笔端一次次书写描述。阅读的好处之一也便如是:很多地方是遥不可及的远方,我们的身体一辈子也无法抵达。但是,用阅读的方式,我们的灵魂便可以轻松抵达那些地方,身临其境融入其中。所以,这个国庆假期,我选择《邪恶之路》作为我回到故乡住在没有网络的老屋里的伴侣,也权当我通过黛莱达的文字来一次撒丁岛的旅行吧。

    黛莱达当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理由是:“为了表扬她由理想主义所激发的作品,以浑柔的透彻描绘了她所生长的岛屿上的生活;在洞察人类一般问题上表现的深度与怜悯”。这段话可看成是《邪恶之路》最权威最官方的评价。

    究竟怎样的“描绘”才算“浑柔的透彻”呢?不得不说,初读此书时,枯涩感颇深。大篇幅的琐碎平淡的人物对白、内心独白及景物描写,陌生的撒丁岛生活环境和乡土人情,还有拗口难记的人名和地名……如此等等,都是初读此书的障碍,令阅读进行的断断续续极其缓慢。但无疑此书又确是一本值得深读与细品的经典之作。耐下性子读下去,便会产生一种渐入佳境的阅读快感。这种由枯涩到佳境的感觉,就好像中年后的人生况味,唯静心细品才得真味。随着故事情节越来越引人入胜的发展,便发觉那些赘述似的心理描写和对白,以及充斥每个章节的努奥罗城的自然风光和田园生活,都是生活核心的原汁原味。这种原汁原味,源于黛莱达在努奥罗城土生土长的丰富生活经历和对本土生活的细致观察与思考。

    爱情是本书的主线。围绕这条主线,女主人公玛丽亚所饱受的道德折磨和罪与罚的忏悔心理,被黛莱达精准的笔致描述得入木三分扣人心弦。其实故事情节并不复杂,用现在的阅读眼光来看,可谓平庸:在青年仆人彼特罗的大胆追求下,女主人玛丽亚坠入情网。但身份与门第的悬殊又让玛丽亚放弃这段爱情,嫁给相貌丑陋的牧场主佛兰切斯科,彼特罗因此走上一条无法回头也没有尽头的邪恶之路,他盗卖牧场的牛羊积攒钱财,并在一个黑夜杀死佛兰切斯科,最终彼特罗梦想成真抱得美人归。

    但叙述大师黛莱达却能用高超的写作技巧和独特的写作视角,将这个平庸的爱情故事写成了一部经典之作。在《邪恶之路》里,黛莱达毫不吝啬笔墨,长篇累牍的细致描述了撒丁岛婚礼、葬礼及朝圣等古老奇特的风俗,读来栩栩如生,被誉为“荷马史诗之作”。读完全书,便也体会了小说里随处可见的自然景物的描写,诚如曾任诺贝尔基金会主席亨里克·许克所说:“格拉齐娅·黛莱达的小说,比起大多数作家的小说来,更能使人物与自然景物浑然一体。那里的人仿佛就是生长在撒丁岛土壤里的植物。”

    当然,黛莱达绝不会给读者一个美满的小说结尾,即使她怀着一颗怜悯心来讲述故事。玛丽亚最终知晓真相,意识到自己的罪孽,恐惧与忏悔交织令她痛不欲生。毫无疑问,小说的高潮与精彩也在结尾,玛丽亚的心理活动描写得细腻传神,读来有很深的代入感,仿佛此刻我就是玛丽亚。最后一个章节,心理描写的段落之间用重复的“要怎么做?要怎么做?”和一个“我们要怎么做?”串联起来,一气呵成地完成了玛丽亚递进式的心理变化,令人信服并叹息。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