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A05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本版新闻
   
 
江淮晨报>> 2018年11月1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合工大情结
孟广德

  转眼间我来到合肥安家落户已有30多年了。合肥的发展变化让世人瞩目,特别是改革开放这四十年,合肥的变化可谓是日新月异。合肥的人口由原来40多万一下子发展到近800万,我们算是亲眼目睹了合肥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的大部分过程。

  我是1985年8月从江城芜湖一所中专学校毕业分配到合肥工业大学工作的。前几天听说我进合肥工业大学参加工作之初的办公地点要拆除,心里有些触动,于是就有意无意地转到那栋两层小楼前。小楼还在,只是周围当年种植的树木已移走,留下一个个坑洞。小楼旁边的附属建筑物的门窗已卸掉,预示着小楼即将在近期的某天突然消失。我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机,为小楼留下最后的倩影。

  仔细想来,我一路走过的风景,所留下的物理性标记已消失殆尽。能够说明的是,合肥的发展太快、合肥工业大学的发展太快。这栋小楼现在拆除,只是为将来盖高楼大厦做准备。

  改革开放之初,合肥工业大学只有一个校区,就是屯溪路校区,全部在校生也就4000人左右。通过40年的发展,合肥工业大学现有校区5个(屯溪路校区、翡翠湖校区、六安路校区、智能研究院及宣城校区),全日制在校本科生3.2万人,硕士生和博士生1.3万人,在职教职工3700多人,专任教师2100多人。自建校以来已为国家培养各类人才29万余人,其中院士5人。学校利用地处安徽省城的独特优势,与合肥同呼吸共命运。

  40年的变化是惊人的。特别是到了21世纪,合肥的发展可以用牛顿的力学定律“加速度”来形容。在合肥大建设时期,新的高楼像树林一样在成长。尽管市民出行有所不便,但没有人有怨言。因为这种痛苦只是眼前的、一时的,就像孕妇产前的阵痛,会被新生命诞生的喜悦所冲减。合肥工业大学校园内的建设也是如火如荼,破旧的平房变成了崭新的高楼,窄小的石板路先是变成水泥路,再变成宽阔的白加黑沥青路。

  我工作的岗位也是如此,变化相当大。我人生的第一个工作岗位是“粮油管理员”,负责本单位600多集体户职工的粮油票管理和发放。当时除了粮票、油票之外,还有各种副食品票,比如豆制品票、烟票等。干了一年多,我就被调到财务室。我调走后一年左右,粮油管理员这个岗位就不再设立,粮票、油票及副食品票也从大众的视野中隐退了。

  我现在的工作岗位——离休干部管理与服务,与我人生第一个工作岗位有惊人的相似,那就是这个岗位终将消失成为回忆。离休干部是特定历史背景下的特殊群体,他们为国家的建设与发展做出了特殊贡献,但离休干部群体只减少不增加,所以这个工作岗位必将消失而成为美好的回忆是不争的事实。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必须砥砺前行,勇往直前谱写新篇。每一次的工作岗位变迁或消失,说明科技在进步,社会在进步。我们个人的命运与单位的命运乃至一个城市的命运都是一个共同体。但愿我们的合肥、合肥工业大学天更蓝、水更美、人更好。孟广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