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A05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合肥晚报>> 2016年3月25日 >>返回首页
  标题导航 系列报刊 合肥在线  
放大 缩小 默认    
春访明教寺
□李治汉/文 周伶俐/整理 施玉芹/摄

    ○赵朴初题写的寺名

    ○作者李治汉

    ↑明教寺开始大规模的加固维修,虽然目前工程尚未结束,但过往市民已经可以明显感觉到它的变化。明教寺将于今年仲夏之际正式对外开放,大家期待么?

    →原貌

    大雄宝殿还未完全竣工

    禅房花木深

    春日清明,记者近日陪同本报热心作者李治汉,探访正在维修中的明教寺,庙内的界山师父带领我们欣赏部分修缮后的新貌、重温几十年间明教寺的沧桑变迁,并为读者们探知明教寺维修完成后全面开放的时间:应在今年6月底,届时,读者们可看到这座千年古庙重焕生机的动人画面。

    千年古庙明教寺  国内外闻名

    我们合肥的明教寺,从教弩台到三国时期的曹操点将台及逐步演变至今成佛门静地,它经历了近两千年的风风雨雨。岁月沧桑,其现依旧屹立在老城区步行街的繁华闹市中。

    它的历史典故、人文景观及佛教地位,不仅在国内,甚至在海内外亦久负盛名。如果我们今天从网上,或从媒体的海量资料中查询,一目了然,那听松亭、屋上井,成为人们的茶余饭后议论的热门话题,因我们合肥早已紧紧抓住这个千年古迹加以保护,从而使得这座古庙历久弥新。

    惭愧的是,我这个地地道道的合肥人,活了60多岁,整个生活旅途,在明教寺周边转悠了恐怕有成千上万次。然而,若干年来,机会多多,但我仅仅到明教寺去过四次,而且每一次上去的时候,都是在特定的情况下慕名而至……

    节后探访明教寺  只为一首诗

    今年春节大年三十晚,我看过央视春晚,对赵薇主唱的《六尺巷》一歌以及由此派生出一系列后话,心里有些触动,情不自禁于正月初四夜,一气呵成写了一篇关于《合肥亦有个六尺巷》的文章,此文经合肥晚报编辑修改整理后于正月十二在《老城新闻》上刊登了。

    文中我提到:曾在明教寺的庙里看到过“龚万巷”之龚家京官龚大司马,引用张英的诗文手书“一纸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为了验证这首诗是否还悬挂在明教寺大厅上,春节七天假结束,正月初九我便专程到明教寺,想试试看,是否对外开放。事先,我知道明教寺正在装修,啥时候开放,不知道。巧了,我到明教寺门口得知虽然尚未竣工,但该寺已开始善待广大游客前来观光或拜佛,边装修边开放。于是,我走进焕然一新的寺庙浏览了一番。

    当时我进去仅有一个目的,只想找到那首诗。可是我转了两圈也没找着。心里有些焦急,便向寺里的人询问,寺里的许多人回答不知道。好不容易有个男居士告诉我,以前大厅是有不少史料字画,这次装修确定调整。现在已布置的内容更是与“佛”有联系的才用,其他与“佛”无关的基本上不再上墙了。

    半个世纪弹指间  三上明教寺

    在此之前,我只有三次上明教寺的经历。

    第一次是1966年夏天,“扫四旧”盛行,当时我才11岁,听说明教寺被砸了,我便一个人顶着烈日,走了好几里地(当时我家住在市二院宿舍)去看个究竟。到了现场,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整个明教寺一片狼藉。当时看热闹的人很多,大厅内外比较拥挤,我没待多久便离开了。事后给我留下的感受就两个字——害怕,至今没敢忘记。

    第二次我再上明教寺是粉碎“四人帮”以后,大概在1977年至1978年之间,明教寺全新恢复,好奇心促使我又进去看了看,想把记忆中原来的模样和恢复的情况进行对比,今天打开记忆的闸门:当时的印象是大体上倒在地上的佛像们又站起来了,它们受伤的躯体经过医治,与原来情况大同小异。

    第三次,我又上明教寺,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起源于我道听途说明教寺有个“屋上井”,当时后悔前两次没有注意是否真的有个屋上井?现在井是否被填埋?过了这么多年,会是啥样?很多问号在我心中打鼓。于是我和一个同学又专程跑上明教寺去查了个水落石出。

    到了明教寺,直奔大厅外东南角的听松亭,的的确确看到了货真价实的“屋上井”!我还依偎在它的身旁仔细端详,目视井的水位和寺外东边一土产商店屋顶高度,差不多在一个平面上。

    顿时,我仿佛如释重负,解开心中一个疑团。心中升起一个叹号:屋上井绝了!也就在这一次,我光顾明教寺,比较系统地把寺内转了个遍,在闲逛中无意发现了我前面所说的那首诗并记在了心里。可惜不知今天仍然用得着它,真是等到用时方恨少。说句笑话,当时我要有手机的话就把它拍下来,留作证据,那该多好啊……

    明教寺近况

    明教寺采用修旧如旧的维修原则。站在寺外的步行街看上去,整个寺庙外墙的底层一改原来的大块仿古石墙(原来有多种裂痕,脱落处由水泥沙浆修补印子等),现在由等面积仿古小青砖所代替,甚至楼梯、扶手也在原有呆板条石的基础上改造了一番,采用了带花纹的崭新的青条石造型,由下而上、全新的视觉效果出现在世人的眼前。远看上去,寺庙外顶漆黑一片,仿古大片瓦非常整齐地盖在上面,使得整个明教寺庄严、雄伟、漂亮极了。

    进入庙内,发现大庙内的木结构如门窗、框架、柱子等都油漆一新,彰显古色古香的味道。殿内地面铺上了“金砖”——一种方方正正、质地严实、颜色青黑、敲起来有金石之声的青砖。寺内禅房也在整修中,安静的小院中几盆植物生长旺盛,金橘挂果、牡丹盛开。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新闻 标题导航    
   
按日期检索